據估計,每年從各種谷類、塊根和塊莖作物中提取6000萬噸淀粉,用于種類多得令人">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快訊
快速導航
行業快訊
提升木薯價值,改進木薯淀粉加工方式
2020-08-24

木薯生產國應當更多地將這一成本相對較低的原料轉化為供應國內和國際市場的高價值淀粉。據估計,每年從各種谷類、塊根和塊莖作物中提取6000萬噸淀粉,用于種類多得令人吃驚的產品:湯和冷凍食品的穩定劑、藥片糖衣和紙張的涂層、郵票和膠合板的粘合劑、紡織品的硬化劑、制造乙醇的原料,并甚至作為混凝土的粘合劑。這類淀粉的10%來自木薯塊根,它是人們更熟知的作物,是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數百萬低收入農村人口的主糧。


隨著目前世界木薯塊根年產量達到約2億噸,糧農組織認為,通過將相對廉價的原料轉化為高價值的木薯淀粉許多發展中國家可以加強其經濟并提高木薯種植者的收入。達尼洛·梅吉亞(Danilo Mejía)是糧農組織農業支持系統司的農業工程師,負責協調有關發展中國家從木薯中提取淀粉新手冊的編寫工作(見下面的插文)。他說:“用木薯可以制作出非常好的淀粉。與來自大多數其他植物的淀粉相比,木薯淀粉具有更好的透明性和粘性,它在酸性糧食產品中非常穩定。它還具有用于非食物產品的優良特性,如藥品和熱塑性生物降解塑料。”

 

木薯淀粉

 

極具競爭性。作為一種作物,木薯在生產中已經具有優勢,如單位面積產量高、耐旱并適應貧瘠土地以及在種植和收獲過程中有很大的靈活性。它作為淀粉的來源極具競爭性:按干重計算,其塊根含有比幾乎任何其他糧食作物更多的淀粉,淀粉易于采用簡單技術提取。出口價格始終低于歐盟和美國產的馬鈴薯、玉米和小麥淀粉,如目前泰國產的特級木薯淀粉每噸售價約225美元。


作為由農發基金和糧農組織推動的一項計劃,《全球木薯發展戰略》認識到在以市場為動力的商品鏈方式范圍內加工新鮮塊根來生產諸如淀粉這種副產品具有重要意義。然而,盡管在過去25年中全球對木薯淀粉的需求已經增長,但只是在泰國,木薯完成了從主糧到加工業產品和原料的轉換。


在年產1億余噸塊根的非洲,除了尼日利亞和南非以外,幾乎不存在淀粉提取行業。“在處于熱帶非洲的大多數國家,木薯塊根是一種基本主糧,是應對其他作物歉收的重要儲備并日益成為供應都市市場的一種經濟作物,”糧農組織作物及草場處的塊根和塊莖作物專家內班比·魯塔拉迪奧(NeBambi Lutaladio)說。“盡管一些國家所進口的淀粉本可用木薯在本地生產,但其政府未能調整其政策來鼓勵木薯淀粉的生產。” 


“此外,增值公共研究和發展沒有形成傳統,而且由于缺少保護,私營部門不愿在改善木薯淀粉技術的研究方面投資。”在開展一定數量淀粉提取活動的國家,由于運輸不便、供電不足以及缺少訓練有素的人員,其生產效率不高,因此缺乏全球競爭性。


建造一個現代化的淀粉廠一般需要800-1000萬美元的資本以及大量額外資金來支付初幾年的經營費用。目前,私人投資者因以下幾個因素而失去投資興趣,即由于許多非洲農民使用未經改良的木薯品種,所生產的淀粉質量很低,而且供應不穩定 -- 農民更喜歡趁新鮮產品市場價格較高時將其產品作為糧食出售。


魯塔拉迪奧認為,在非洲一個可行的淀粉加工行業“不能僅僅依靠小規模生產者。它需要有組織的合同農業和采用高產品種的大規模種植方式,而且能夠開展大規模原料加工的收獲后技術和有關商品鏈的扎實的知識。”


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木薯淀粉業正在擴展,高價值改良和水解淀粉的生產已成為明顯的趨勢。但是,淀粉提取量僅占木薯總產量的很少一部分。據估計,在該地區大約4000萬噸木薯塊根的年總產量中,有60-70%被用作傳統的食物,而該區域在全球木薯淀粉供應量中所占比例僅為大約4%(但其玉米淀粉的產量要高得多)。


盡管在巴西、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已有大型現代化加工廠在運作,但是大部分木薯淀粉的加工是在小型和中型、社區一級的工廠中采用勞動密集型的傳統技術進行的。雖然糧農組織看到了該地區“在淀粉加工方面存在一系列應當把握的機會”,但是它也列出了該行業所面臨的許多嚴重障礙,包括供應極無規律和終產品質量不均。


泰國的實例。糧農組織認為,在全球和國內淀粉市場中,木薯的未來關鍵是效率和質量的改善以及生產成本的降低。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僅需看看世界一大生產國泰國即可找到木薯淀粉行業發展的成功模式。泰國的這一行業始于五十多年前,并在1990年代迅速發展,而那時貿易限制大幅減少了用作牲畜飼料的泰國烘干木薯片在歐洲的市場。


政府開展的一項促進木薯淀粉計劃的核心是引進本地和拉丁美洲種質雜交培育出來的產量更高的木薯品種。到1996年,改良木薯種植面積已經達到38萬公頃,或占該國木薯種植面積的三分之一,目前的塊根產量高達每公頃20噸。泰國現在利用其木薯塊根年產量的50%,約1800萬噸來提取約200萬噸淀粉。其中一半供應國內食品和非食品行業,其余的用于出口,對象主要是日本和臺灣,而且越來越多的以高價值改性淀粉形式出口,用于特定用途。該國還正在為其淀粉開發新的市場 –  從木薯中提取的生物燃料。作為生物燃料乙醇的原料。泰國主要的石油公司已經宣布,對用木薯作原料每日生產一百萬升乙醇的工廠進行可行性研究(見左側插文)。


“泰國已經證明了通過利用便宜的勞動力、低成本運輸和產品的有效銷售所能夠實現的目標,”糧農組織的內班比·魯塔拉迪奧說。“如果更多的國家將木薯視為工業的一種戰略和基本產品,它將有利于其糧食、農業和工業部門的發展,并促進農村和城市的就業。”


糧農組織建議,新興的木薯淀粉行業首先應將重點放在滿足國內市場上 – 對國際木薯市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熱帶國家每年進口玉米淀粉和衍生物價值超過8000萬美元。 研究還發現,在許多國家幾乎全部進口產品都可用當地生產的木薯淀粉替代,或者對某些簡單的應用而言,甚至可以用優質木薯粉替代。


在非洲,有跡象表明人們對將本地產木薯淀粉用作進口產品替代物的興趣正在增加。烏干達、坦桑尼亞和馬達加斯加已經初步建立起木薯淀粉的企業,而馬拉維的許多行業已經對購買本地木薯淀粉,用于紙張、紙板、糖果和食品加工表示出興趣。與此同時,該區域的木薯主要生產國尼日利亞近宣布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即利用木薯生產乙醇生物燃料。


內班比·魯塔拉迪奧說,“在所有具有一定工業化程度的熱帶國家,本地木薯淀粉都存在某種程度的市場機會。然而,對于可能進入這一市場的新成員而言,只有在擁有足夠的資金來支持這一冒險并能夠以具有競爭性的價格提供可靠的淀粉供應來滿足用戶要求的條件下,他們才能獲得成功。”



 

上一篇:河南:購淀粉加工機械有補貼

下一篇:紅薯淀粉價格行情創歷年新高

了解更多請掃二維碼